關於部落格
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眾賺樂勝過獨賺樂
  • 351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QE(量化寬鬆)面面觀(一)

最近十天來,許多朋友與我聊QE2。上課時,學員也問QE2,這是最近很夯的話題。

QE2,就有QE1囉。是的,QE1是在20091月開始進行,至20103月結束。當時美國FED實施QE,國內一般人並沒有投以太多的關注。究其原因,可能2009年初,還在金融海嘯兵荒馬亂接近尾聲之際。大家手中的各項投資都在嚴重虧損中,甚至許多人都暫停一陣子不看財經新聞,也不看金融相關的數據(免得看了心情又不平靜)

所以在FED第一次宣布要實施一‧七兆美元的QE政策時,大家關注的程度並不高。(有些朋友說,他們彷彿記得FED宣布實施一個什麼救市場政策,然後全球股市立刻掀起一波明顯的漲勢。)

與我聊的朋友,希望獲得的資訊,可以歸納為以下二大重點:

(1)   QE的較具體的內容是什麼?

(2)   QE的效果如何,要怎麼預測?

(1)項比較容易回答。

(2)項因為牽涉的因素太廣,不容易回答。我想,與其就有限的資訊去分析並預測,準確與否不得而知。

不如將正面或反面的各種意見加以彙整,讓大家在往後對市場狀況作分析時,有些簡單的脈絡可循。

QE是英文字”quantitative easing”的簡稱,指量化寬鬆

QE是中央銀行透過增加貨幣的發行而使整個銀行系可供貸放的部分(超額準備)增加。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多印鈔票

昨天(1111)一位朋友A君拿著工商時報問我,A君說:「你看,中國大陸宣布調升存款準備率,一下子將銀行體系的資金回收好幾千億人民幣。那麼換句話說,如果要增加銀行體系的可貸放資金,採取相反的作法,調降存款準備率就可以了,對不對?」

我回答說,對。

A君又問:「你說QE是透過多印鈔票來增加銀行體系的超額準備。調降存款準備率不是也可以使銀行體系的超額準備增加嗎?為什麼美國聯準會選擇採用QE政策,多印鈔票不是有一些後遺症嗎?」

我正要回答,學理工的B君正好也在場,他搶著問:「等一下,對不起,打岔一下,什麼是超額準備?」

我先回答B君,說:「中央銀行為了保護存款人,他會規定商業銀行所吸收的存款,不能全額用於放款,規定要提存一部分的準備金到中央銀行,例如商業銀行吸收100元,央行可能規定提存20元的存款準備。那麼商業銀行可用於放款的部分是80元。若央行覺得整個國家好像有通膨升溫的跡象,就可以調升存款準備率,像上面的例子,由20%,提高到25%,那麼商業銀行可放款的金額由80元,降為75元。(中國大陸人民銀行最近做的就是這樣的事情。)若在相反的情況,若景氣低迷,中央銀行有意使經濟活絡,中央銀行就可以調降存款準備率。存款準備金就可以少繳,這個部分就是超額準備。(也就是說,商業銀行可用於放款的錢多出來了。)

B君回答說:「了解了,繼續剛才的話題,美國聯準會為什麼不採用調降存款準備率,而選擇用QE政策呢?」

我答:「其實中央銀行調降存款準備率大部分是使用於以前曾經調升過,然後再調回來。美國在經歷二年多的金融海嘯的沖擊,存款準備已經在保障存款人的最低水準,沒有調降的空間。」

A君又問:「美國聯準會在市場上買進公債,釋出貨幣,這不就是公開市場操作嗎?為什麼又多出QE這樣的名詞出來?」

我答:「先回答你第一個問題,這次QE政策,它的操作方式雖然與傳統的公開市場操作類似。但是傳統公開市場操作,中央銀行只買進短期政府公債或定存單,但是QE政策,美國聯準會買進長期政府公債及擔保有價證券(屬於公司債性質)

傳統公開市場操作,央行買進的短期公債及定存單通常都在一年之內就到期。在QE政策下所買進的公債及擔保有價證券,聯準會可能要持有很長的時間(二年至三十年都有)。這是讓許多學者擔心的重點之一。」

B君打斷我的話,問道:「學者擔心的問題是什麼?」

我說:「聯準會買公債或定存單,基本上到期本金收回都沒問題。購買長期擔保公司債,雖然有擔保,但是到期如果無力償還,處理那些擔保物是個問題,能否全數收回是另外一個問題。」

我繼續回答A君的第二個問題:「以前的確沒有QE(Quantitative Easing)這樣的名詞,這是日本在2000年初首先實施,之後才有QE這個詞。我們先回顧一下,日本自1980年代中期之後,歷經接近20年的經濟衰退。當時日本全體銀行已發生及未來可能發生的逾期放款達100兆日圓,大約日本GDP20%。日本的中央銀降息降到零利率,手中可以用的刺激景氣的方法都用盡了。

有學者建議日本中央銀行,將資金注入銀行體系及工商企業,一方面救銀行,另一方面活絡經濟。所以在2001年由日本央行增加發行貨幣購買銀行不良債權及民間的商業本票(Commercial Paper)與其他債券。

這事實施QE政策的首例。

(待續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